上天入地。☄

假的写手,不定量产出

【白武】马戏团(上)(HE的小甜饼)

·题目瞎起系列

·这儿许夜城欢迎勾搭

·崧崧怕高梗

·有私设和改剧情

·白武巨可爱,就是没同好,很气

——

念宗宗宫。

被傀儡线牵上钢丝时白糖还有些恍惚,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,尽管他心理素质强也架不住接二连三的天灾人祸。先是和流浪者达成友谊,接着天王星便死于叫头之手。他急于给天王星报仇,可师傅被判宗耗尽韵力,竟是没挺过去,就这么离开了他们。他一向单纯乐观,不愿费时间去思考,最近却也像武崧一样开始发呆起来。猫也是肉做的,哪能这么不近人情。

悟心莲试炼过后,武崧方才韵力晋级,一身白衣煞是好看。白糖只庆幸武崧总算不再摆个臭脸,一双绿眸中的阴霾也一扫而空。自从白糖韵力晋级后,每每遇上敌人,武崧总是冲在前面,似乎在急着证明什么。白糖神经大条,总是会不服气地骂上几句“臭屁精”。可随着大飞小青接二连三地韵力晋级,武崧愈发地焦躁起来,总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。

白糖眼看着武崧状态一日不如一日,再怎么不在意也会发现自己这位师兄的不对劲。他想帮又怕刺激到武崧,只得尽自己所能,一次次解救武崧于危难之中。哪想武崧如此不尽人情,连道谢都说得简短。不过今日武崧总算是实现了韵力晋级,白糖倒也松了口气。

胡思乱想一阵后,白糖总算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多危险的地方。他是只不怕水也不怕高的猫,却有着一个巨大的弱点——他平衡力巨差无比,连单脚站立都要晃上几晃。在那钢丝上勉强稳住平衡,傀儡线又操纵他向前走去。身后的电梯“叮”的一声,想必是明月和武崧上来了。他听到身后的小青低声喊了一声“明月”,他抖抖耳朵正想八卦一下小青的秘密,小青却又没了下文。

踏上对面的台子,白糖总算喘匀了气。笑话,绕是他天才白糖也不愿时刻担心坠落身亡,这感觉就像黑白无常站在边上一样,只要稍有不慎分分钟去见阎王。

傀儡线终于被明月斩断,白糖正活动着身体,下一秒正义铃直击面门。他有些气恼地向钢丝上望去,这一看使得他那句“臭屁精你找死啊”哽在喉中。钢丝上的武崧面色发白,刚刚丢正义铃的手甚至微微发抖。哨棒难道是什么依靠不成?看着武崧紧抓哨棒的手,白糖不禁有些好笑。

什么啊,这臭屁精居然怕高?明明在星罗班里睡的都是绳床。

小青正忙着整理衣服,却不时抬头看看明月,脸上的紧张被掩饰得很好。大飞四处打量着试图找出口,除了他似乎没人注意到这个总是摆着师兄架子的少年恐高。感受到他的目光,武崧看起来有点慌乱,连带着面上的表情都僵了几分。接着他抿了抿唇,不自然地调整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。

他自然不知道,把一切看在眼里的白糖用了多大的努力才没让自己笑出来。

“现在我们有两条路,要么走到那里去,”走过钢丝的明月指指墙上传送门一样的东西,冷静分析着,“要么原路返回。”白糖发誓,明月说这句话的时候武崧绝对打了个哆嗦。“不会是什么陷阱吧?”小青眼里满是担忧,皱着眉头看明月。

“那就原路返回吧,大飞你觉得呢?”明月看向大飞。“俺都听大伙的。”大飞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憨厚。“武崧你呢?”“我……”武崧愣了下,见大家都看着他,还是不好拒绝,“我也同意。”

白糖看着武崧背起的,因紧握而指节泛白的双手,有些不明白这人为什么总是要硬撑。念心匣也是,师傅也是,明明说出来就好了,为什么非要一个人撑着呢?当他白糖是摆设吗?

“那白糖……”“明月姐,还是不要原路返回了。”他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,这是他的招聘表情,“你看嘛,回去也不会发现什么,不如就赌一把。有我天才白糖在,肯定不会出事的!”明月点点头,转身去问小青答不答应。白糖看着放松下来的武崧,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事情顺利解决,但他突然觉得搞不懂自己了。明明之前自己总是和武崧不对付,觉得他心高气傲,总爱摆架子。可什么时候他不愿意再看到武崧吃瘪了?他刚刚又在做什么,维护这个臭屁精?换做以前自己该是毫无顾忌地大笑出声,顺带挖苦几句“你居然怕高”,看到武崧的臭脸他也许会笑得更猖狂。那,这种维护是出于对同伴的关心,还是……怎么可能,他怎么会这么想,一定是疯了。

他不可能喜欢这个臭屁精。

逃出囚心牢后,又打败了狮虎女,白糖他们终于站在祭祀岛上企图阻止傀儡师。只可惜实力悬殊,他和武崧被傀儡师击中,被点了笑穴一样大笑不止。小青和大飞也败下阵来,眼看不敌,明月却突然变身,击倒了傀儡师。控制总算解除,武崧立马变回平时那副冷淡模样。白糖没顾得上感叹明月的隐藏实力,一心想着武崧刚刚的笑颜。明明笑起来挺可爱的。白糖回忆起刚刚扑倒在武崧身上的触觉。

腰也挺细。

想着便红了脸,白糖只觉得自己也是心大,大敌当前他居然还有空去想自己的师兄笑起来好不好看。但是好看就是好看,白糖不得不承认武崧的确有吸引人的资本。不过还是比他这个天才差了那么一点。

念宗一战他们伤亡惨重,星罗班的几人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,傀儡师更是失去了狮虎女,看起来略显消沉。见他这幅模样,大家都不好说什么,就连一向没心没肺的白糖都笑不起来了。“要不,咱们回咚锵镇一趟吧。”白糖对着大家开了口,“得让班主婆婆知道……师傅的事,咱们几个也该养养伤。”

登上傀儡师为他们准备的热气球,几个人朝着咚锵镇出发。

这是白糖第一次坐热气球,看大家的神色似乎也都是初体验,只是明月依旧面色如常,波澜不惊的样子。“喂,明月。你做过热气球吗?”小青问明月。“没有。”她们之后再说了什么白糖已经听不见了,他正扒着热气球的边向下望。好高!这绝对比念宗的那个钢丝高,只是下面的风景比念宗那个帐篷好多了。

“丸子,别朝下看!”武崧站起身来一把扯住白糖的毛,疼的白糖一声大叫。武崧被吓得一个激灵,转头就吼他“丸子你那么大声干什么!”“我又不是故意的!”看到也被吓到的另外三人,白糖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把那份不服气吞进肚子。

————

接下来就是咚锵镇了hhhh,估计会有一起睡梗。白糖是怎么知道武崧睡绳床这个之后会写der!

评论(16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