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天入地。☄

假的写手,不定量产出

【白武】马戏团(中)(小甜饼)

·这儿许夜城

·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咧!

·初三了更文很慢抱歉〖鞠躬

·我知道我很短

——

久违的咚锵镇的气氛让大家都有些激动,和班主婆婆说明来意后,几个人被婆婆治了伤,就各干各的去了。小青兴冲冲地拽着明月去街上逛,又顺手拉上了大飞帮她搬东西。班主婆婆在一楼睡觉,班子后面的林子里传来若有若无的悠扬笛声——那大概是师兄荣光在吹笛子。

气氛似乎太过于安静,安静到仿佛整个咚锵镇只剩下武崧和他两个人。

白糖背对着武崧坐着——这是武崧要求的,白糖嬉皮笑脸地问他是不是女生,下一秒就被哨棒打到头,委屈巴巴地朝着窗子坐下了。平日紧张惯了,一下闲散下来反倒有些无聊。他没受什么外伤,只是韵力过度消耗让他有点难受。婆婆只是嘱咐他注意休息,又告诉武崧需要静养一小段时间。武崧的外伤比他多了不少,深深浅浅地遍布在身体上,看了定会让他吃惊。

“丸子,不回去看看吗?”武崧一人换好了药,整整齐齐理好了衣服,这才吩咐白糖转过身来。“明天再说吧——”白糖打了个哈欠,银发在阳光下显得毛茸茸的,看起来手感略好,从他身上涌出来的闲散气息铺天盖地地占据了整个屋子。武崧只点点头,又取了本书坐下细细看着。盯着武崧看了好一会,他愈发无聊起来,小青大飞他们都不在,唯一可以说说话的武崧似乎又不愿意理他。白糖本就沉不住气,现在又因为无事可做更加烦躁。

他突然就怀念起了当初背着武崧做俯卧撑的日子。

武崧读书很认真,全身心地扑在书本上,绕是白糖做出多夸张的动作也没把半丝注意力分给他。白糖闲得要化成一滩糖水,只得翻身下床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——其实他也没什么事情好做,只是觉得待在那臭屁精身边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太对。

好像…心跳得有点快…

这也太不正常了,他天才京剧猫难道还有什么毛病不成?他足足纠结了一个下午,连吃晚饭时都不敢抬头看武崧。他的异常总会被发现的。吃完饭后他和大飞一起刷碗,只想着避开武崧。可是大飞刷碗奇快,眨眼间堆在水池里的碗就被刷完了。白糖瞪大了眼睛,半晌才反应过来,垂头丧气地走向武崧的房间。

他现在和武崧睡一个房间,至于他的小房子,很早以前就塌了。班主婆婆懒得收拾客房,就让他和武崧一起住。“年轻人多交流交流感情好。”班主婆婆这么说,武崧就也没理由拒绝,二话不说领着白糖去了自己的卧室。“你睡床。”“那……那你呢?”“我睡它。”武崧指了指天花板上吊着的绳子,又顺手合上了白糖因惊讶而大张的嘴。

白糖推门而入时武崧正对着那绳子发呆,白糖顺着他的目光看,这绳子和念宗的钢丝有那么七八分像,武崧怕是想起了念宗的心理阴影。“你不睡觉吗?”白糖已经坐在了床上,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。“我……”武崧愣了愣,眼睛不自然地瞥向地板,似乎那上面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洞。“恐高就和我一起睡呗。”白糖没等到他的答案,估计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恐高,大大咧咧一笑,继而直接把武崧扯到床上。

“你这丸子!谁说我……”前胸贴后背,武崧气恼地回头想瞪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丸子。不想一回头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,他几乎撞上白糖的鼻尖。于是他悻悻地扭过头去,脸几乎红到了脖子根。腰被身后的人紧紧搂住,他挣扎几下愣是没挣扎出去,只得暗自腹诽这丸子的力气知何时大了这么多?

身后的呼吸平缓而柔和,白糖似乎在把他扯上床后就陷入梦境,任他在怀里怎么挣扎也没什么显著效果。但他并非挣扎不开,只是有点贪恋这样的温暖,尽管他自身就是“火”。

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丸子落了好远,手宗那场大战让白糖出生入死的同时也让他实力大增,居然轻而易举地接下了黯的攻击——哪怕那仅仅称得上是黯的一个分身。他突然感受到了实力的落差,当初那个不会武功,有些死皮赖脸的白糖早已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更衬得他像在原地踏步。

白糖飞得太高了,他就像是一个牵着风筝的人,眯着眼睛仔细在天空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小黑点。可他有资格当那个牵风筝的人吗?他对于白糖来说,是并肩战斗的伙伴,是个不够格的师兄。除此之外,他有什么东西来当那根线呢,他又有什么理由去束缚白糖呢?

胡思乱想的结局就是,武崧第二天罕见地起晚了。身后已是空无一人,他揉了揉睡得有些乱的头发,整理好床铺便下了楼。“哎,小青,丸子去哪了?”他拉住小青,却见小青慌张地把手背到身后。“不知道,你去问大飞吧!”小青匆匆忙忙地跑走,武崧不由想笑。

拿着个饭盒,又进了明月的房间,不就是送个饭嘛,犯得着这么紧张?

武崧摇摇头,转向在一旁扫地的大飞。“大飞,看见那丸子了没?”“他说是去三庆班了,还叫我告诉你一声呢。”大飞憨厚一笑,“说起来白糖还挺细心,他早上出来还告诉我去楼上扫地要小声点,你在楼上睡觉。”“……是嘛。”武崧微微一愣,“这丸子……”

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?

他一人走进竹林,还不到师兄吹笛子的时间,竹林里静得只有风吹过竹叶带出的哗哗声。再向前走,这片林子的尽头是自己和那丸子第一次并肩作战的地方。那棵嵌了元初锣的参天大树,静静伫立在一洗如贫的蓝天下。

也就最初的那段时光,他才有点师兄的威严。明明应该是自己处处顾着白糖,怕他一个手欠又惹出什么祸端。怎么不过短短半年角色就发生了变化,从什么时候开始,轮到那个臭丸子关心的目光频频落在自己身上了?

他离白糖越来越远,小青大飞纷纷晋级,连自称流浪者的明月也不曾像他这般狼狈。悟心莲的最后一关,他被白糖扑倒在地,身边围绕着数不清的惘念兽。“你这臭屁精,有谁要怪你了?我只是想保护你!”

口无遮拦,却又口直心快。

谁稀罕他的保护。

白糖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饭了,他饿着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大家。可惜问了一圈,谁也没有多余的食物,白糖揉揉自己空落落的肚子,肚子配合地发出咕噜声。余光瞥到要回房的武崧,他赶紧追上去。

“武崧——陪我去夜市吧?”

本以为武崧会拒绝的。白糖站在夜市的入口,余光悄悄打量着身旁的武崧。不过是平日的衣裳也在夜市暖暖的灯光下晕染出柔和的色彩,武崧似乎也跟着柔和起来。下一秒他漂亮的绿眸看向白糖,“你不是嚷嚷着饿吗?”

白糖老脸一红。

这个臭屁精怎么这么好看,比他这个天才还好看。

评论(13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