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天入地。☄

假的写手,不定量产出

【白武】马戏团(下)〖HE的冬季小甜饼

·私设成年,对未成年下手我心里愧疚_(:3」∠)_

·完结啦!是he!

·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咚锵镇是夏天!

·祝好梦

夜市是极热闹的,卖吃食的小贩,卖饰品的年轻姑娘,挨着挤着的,红灯笼挂在竹竿上,映红了一条街。白糖早已占满了两手,却还是眼巴巴地盯着路边铺子里面的烤鱼。三口并做两口,手上的几串丸子眨眼间又只剩下空荡荡的竹签子。武崧一开始还在心里数着白糖吃了几串丸子,后来再一次认识到白糖的胃是个无底洞后,武崧索性也不去数了。

“唔唔(武崧)……你不吃点东西吗?”塞满食物的嘴叫不出武崧的名字,白糖努力嚼了几嚼,总算是咽下了口中的食物,这才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。

“我……我吃过晚饭了。”武崧慌忙收回盯着路边水煮鱼片的目光,转向白糖的眼睛。他的眼睛可真好看。是明亮的,璀璨的金色,像他本人一样耀眼。现在,那双温暖的眼眸里只盛着一个棕发绿瞳的少年。

眼睛的主人开了口:武崧你是不是想吃这个,那你就买呗。

少年有种被看穿的窘迫:我不想吃。

那双眼睛里露出一点疑惑不解的颜色:那你盯着它看干什么,那老板都要被你盯怕了。

少年遮掩什么似的轻咳一声,犹豫了几秒还是乖乖摸出些钱递给那位老板:一份水煮鱼片。

老板的动作麻利,一碗热腾腾的水煮鱼片很快交予武崧手中。武崧低着头吃鱼片,白糖也少有地沉默下来,一时间气氛安静无比,仿佛四周所有的吵杂和喧嚣都远离了他们。白糖只是盯着武崧看,看他小口吃鱼片的样子,看他隐在热气里的,有些模糊不清的绿眼睛。他绞尽脑汁想要描述一下这时候的武崧,可措辞许久愣是找不出什么能来形容他,憋了半天也就是一句干巴巴的“他真好看”。

白糖的确是迟钝的,他并非和小青姐姐一样立即明白心中的悸动,在纠结中独自徘徊了好久才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。

“武崧,我好像喜欢你。”他握住武崧拿碗的手,凝视着对方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开了口。接着他就感受到手中的物体滑落,哪怕两人双手交握,那碗鱼片还是没逃过洒落一地的结局。生活不是言情小说,也并非电视连续剧,告白不会伴随着满天的烟火,可能也不会发生在浪漫的海边。

武崧只是瞪大了眼睛。告白?大概不是吧。热闹的夜市,美味的食物,友人的陪伴,大抵这一切都太过幸福,才让这丸子产生了错觉。若现在他身旁的人不是武崧,而是小青,是大飞,是什么随意的甲乙丙丁,他是不是也会说出同样的话?对着别人说出这句“我喜欢你”?

“喂,你都没点反应的吗?”见武崧没什么反应,白糖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拒绝也给个痛快啊,吊人胃口算怎么回事啊?”

白糖并不怕被拒绝。所有人不敢表白的理由都千篇一律——怕失败了连朋友都做不成。唯独他最不怕这个结果,他和武崧是朋友,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伴,是要一起作战的战友,他不可能离开武崧,也不担心被拒绝的尴尬。反正日子还长,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,总有一天是要并肩的。

“丸子…呃白糖,你…认真的?”不确定的声音听起来让人不爽,白糖瘪瘪嘴。他自然说不出情话,只兀自思考着证明心意的办法。灵光一闪,想起几天前小青姐姐说的话——“你要告白?啊那武崧估计不信吧。”他肯定是追问了的,小青姐姐的下一句是什么来着?“那就证明一下,比如说亲他!”他记得小青很快就和身边的明月亲的如火如荼,他捂着眼睛一溜烟地跑了。亲吻就是这样的吗,也不是很难啊。

白糖伸手把武崧拉得近了点,在那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凑了上去。他们的眼睛离得很近,白糖可以清楚看见武崧眼里的自己。这可能也算不上亲吻,不过是嘴碰嘴,比小孩子还小孩子。被推开的白糖舔舔嘴唇,一双眼睛闪着光。

武崧只是捂着嘴看他,半天也没说一句话。这是什么反应,难不成是我做错了?这下轮到白糖懵了,对方既没有像往常一样抄起哨棒打他,也没有像小青姐姐说得那样甜蜜,好像是二选一里突然多了个奇怪的未知数。

“你认真的?”武崧看着白糖,那家伙依旧和平时没什么区别,他总觉得这丸子在开玩笑。“那我还要怎么认真,把你拽上床……——唔唔!”话说到一半被捂住了嘴,白糖看着武崧突然红起来的脸,笑弯了眼睛。

大概又转悠了一会,白糖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。偏头看了一眼武崧,他的动作不由一顿。不要想那个掉在地上的水煮鱼片了…大不了明天晚上再来买嘛!你的黑气实体化了好可怕啊。“武崧,人家收摊了,我们先回去……”“嗯,是你的问题。”白糖被迫背锅,非常绝望了。

告白的答案早就在武崧心中了。若不是喜欢这个丸子,自己怎么会怕被他落下。是啊,武崧怕,不是怕被落下,是怕被“他”落下。这句话的重点,不是落下,而是“他”——那个傻兮兮的丸子。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丸子和他都没谈过恋爱,接下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而他们一直是并肩同行,闹僵了谁也不好看。

答案还是被他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。

接下来的日子还是一成不变的,白糖依旧和武崧同吃同睡,关系没有任何变化,大家身上的伤却都好的差不多了。“再待两天就启程吧。”众人商量一番,最终定了启程时间。

“武崧,我们马上要离开咚锵镇了。”临行前的半夜,武崧和白糖走在竹林里,荣光师兄已经睡下,竹林里只剩几声若有若无的虫鸣,偶有几阵微风拂过,直教人感叹夏夜是美妙而令人沉醉的。“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,你到底答不答应我的告白?”少年金色的眸子似乎闪着光,武崧对上那双眼睛,不过几秒便败下阵来。

于是他支吾着,用一些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语句,几乎是勉强地说出了他对白糖的感情。但白糖似乎是听懂了,因为他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,那双眼睛告诉武崧,它们的主人——那个明媚如阳光一般的少年正开心得不知所措。

武崧是最后一个登上热气球的,他上去时,白糖拉着他的手。“我治不好你的恐高,不过在热气球上——你可以拉着本天才的手。”这是他给出回应的晚上,白糖躺在他身后说的。用的是他最讨厌的,充满嘚瑟的语气,偏偏让他心头一暖,几乎红了眼眶。

他以后都不需要走钢索,也用不着睡绳床。他已经有了可以并肩的人——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,总有一天会并肩的。

FIN

关于崧崧喜欢吃水煮鱼片这个事吧,是第二季对子猫陷阱那里,崧崧听到这个之后流的口水hhhhh

终于完结啦!难产写手长舒一口气!晚安!

评论(9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