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天入地。☄

假的写手,不定量产出

圣诞节是什么鬼东西(现代pa

·白武,副瞳西

·私设他们都已经成年惹〖不对未成年下手

·冬季小甜饼,要热可可吗?

——

圣诞派对是小青提出来的,派对地点设在武崧家。作为活动的提出者,小青兴冲冲地揽下了布置的任务,但是她忘了她平时并不劳动,最后多数的活都是在明月的帮助下完成的,直叫人不敢相信明月只比小青大了两岁。两人说说笑笑,布置场地完毕已经是平安夜的下午。

圣诞节的晚上是派对的开始。大飞正在厨房里忙活着,一群人里就数他做饭最好吃,为了派对的完整性,做饭的活自然落在他头上。(因为别人都不会做饭怕搞出什么黑暗料理)天王星和海王星在一旁打下手,三个人的厨房显得不是很拥挤,但白糖要是也进去帮忙,四个人就会活动不开。白糖微乎其微地叹了口气,看向客厅又被晃了眼。

他怎么就忘了,现在沙发上坐着的是两位超级大明星。瞳瞳和西门坐在燃烧的壁炉面前,旁边是小青明月精心布置的圣诞树,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像在拍电影。想到这两个人来的时候全副武装,白糖一开门还以为是什么不法分子,索性惊吓在瞳瞳摘下墨镜之后就消失了,白糖也只在心里吐槽几句,没说什么。

不过现在——白糖看着他们俩周围堆满的粉红泡泡,仿佛闻到了散发的恋爱的酸臭味,决定不踏进客厅一步。现在什么情侣都能虐狗,何况是两个颜值巨高还人气爆棚的大明星谈恋爱呢?又想起他们俩直播出柜公开恋情带来的惊涛骇浪,白糖咂咂嘴,转身溜了。

当然他白糖不是长的丑,更不是没对象,只是人家小情侣在那说说笑笑,他硬是过去插一脚,实在尴尬。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忙好帮,顺走桌上的几块薄荷巧克力,白糖猫一样流进(不是错字)了武崧的房间。武崧正抱着白猫形状的暖手宝坐在摇椅上看书,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几块姜饼和一杯热奶茶。

当然,姜饼是白糖买的,奶茶也是白糖泡的,想到这一点白糖可骄傲了。

开门声让正在看书的武崧吓了一跳,他抬起头见是白糖又放松下来,拿起奶茶抿了一口又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镜。奶茶对他来说甜的有些过分,他只抿了一口就放下了杯子。姜饼估计也是甜腻腻的,待会全都拿去投喂白糖就好。

“你要吃巧克力吗?”白糖拿的薄荷巧克力已经被他吃了好几块,现在他嘴里的味道应该很适合来一个深吻——不过白糖没想那么多,他的目光和心思全放在武崧身上。“小青买回来那个薄荷巧克力?”武崧伸手从白糖手里拿了一块,轻轻嗅了嗅然后放入嘴中。薄荷的味道很浓,口腔顷刻间清凉许多,武崧有些享受地眯了眯眼,默默在心里种了个草。

“你不喝奶茶吗?啊,你也没吃姜饼!那我买来干什么啊!唔……”姜饼堵住了白糖的喋喋不休,武崧趁机拿走了白糖手里的巧克力。白糖吃饼干的速度飞快,武崧还没来得及把手收回去白糖就吃掉的那块被他拿在手里的饼干。指尖传来温软的触感,武崧打了个激灵,低下头老老实实地拆巧克力的包装。

姜饼的蜂蜜味似乎太浓了点,上面点缀的奶油倒是甜的恰到好处。加了薄薄的杏仁片,咬下去是脆生生的咔嚓咔嚓。白糖拿起那杯奶茶喝了一口,温暖而香甜的液体流过咽喉,引起味蕾的躁动。甜却不会腻,比街上卖的那种一股香精味的奶茶好了不知几百倍。

冬天就该吃甜的东西嘛,白糖满足地扬着嘴角,这种可以反应心情的食物是他的最爱。他自然注意到武崧红起来的耳尖,不过既然武崧那么努力掩饰——他还真就不想配合这场演出。武崧这人平时总是一副把控一切的模样,但只要做些亲昵的动作就会看到他不一样的一面。(不过能让他变化和看到他变化的大概只有白糖一人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情侣buff吧。kufufu~)

“武崧你很热吗?为什么脸这么红?”这种程度的装傻对白糖来说轻而易举,他伸手去探武崧的额头,脸上的温度确实比平时高,这是脸红的副作用,“是不是冻着了,别是发烧了吧?”“我就是有点热。”武崧后退一步,几乎是手忙脚乱地解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,露出白皙的脖颈和原本隐在衣领里的锁骨。

他低着头,自然错过了白糖得逞的笑容。这个方法简直屡试不爽,白糖总是能用这种方法“解开”武崧永远打理得整整齐齐的衬衫的扣子。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痴汉大叔的做法——但事实上,白糖比武崧还要小一岁。

从武崧房间的落地窗朝外看,外面正飘着纷纷扬扬的细雪,它们落在光裸的树枝上,落在满是杂草的大地上,落在霓虹闪烁的街道上。武崧的家很高,几乎可以将这个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底,白糖隐约听见了某个商业街传来的音乐声,和着外面小青明月的笑一起钻入耳朵。

是几秒之后呢?也许是十二秒,也许是十一秒。白糖第二次尝到了薄荷巧克力那股清凉的,淡淡的味道。他满不在乎地咧着嘴笑,倒是武崧有些不自然地扭头看外面的雪。它们很慢,也很美,一些人尽皆知的比喻大多是因为合乎常理,譬如现在的雪,的确像极了小精灵。

只是姜饼加上白糖,好像有点甜过头了。武崧这么想着,脸上有点发烫。

·

“迟到”的烤火鸡终于姗姗来迟,一群人赞叹着大飞的好手艺,呼啦一下全围到了桌边。“对吃的倒是积极。”明月的调侃听起来有那么几分嘲讽的意味,脸上却是一片温暖可人的笑容。

美食当前,谁抵得住诱惑?白糖塞了满嘴的肉,烫得仰头张嘴哈嘶哈嘶地吸凉气,他的模样看起来像是童话里某户人家的烟囱,冒着一吹就散的白烟。武崧被自己的想象逗到,偷偷笑得肩膀颤抖。下一秒肩膀被揽住,白糖凑到他耳边,压低了声音和他咬耳朵。

“在笑什么?”
“笑你。”
“我?我怎么了?”
“没,就觉得你刚刚好像烟囱啊。”
“?????”

白糖眨巴着眼睛,半晌才后知后觉地扬起嘴角,露出一个称得上是温柔的笑容。他哪里是明白了武崧的笑点,分明就是被美色迷惑,好半天没能清醒过来。恋爱中的人都是这幅模样吗?小青看看左边甜甜蜜蜜的白武,又看看右边自带闪光特效的瞳西,气鼓鼓地窝进明月怀里。明月抬手揉揉小青头发,又挖了一勺圣诞布丁塞进了小青嘴里。

辛辛苦苦做饭还要被闪的真·单身狗大飞:……俺们来干杯吧。

高脚杯里装着西门和瞳瞳带来的红酒,度数有点高。别人评价或许会说出来长篇大论,换做白糖只两个字一带而过——好喝。几杯下肚大家的脸都泛起粉红,只有白糖和瞳瞳看上去反应不大。“你这丸子酒量怎么这么好,真可恶。”武崧不服气地死盯着白糖,被酒软化掉的眼神和声音却没有起到它们本来的作用。白糖咽了咽口水,咧嘴笑了。

“平时应酬也没见你醉过呢,辛苦你每次带我回去了瞳瞳。”酒精浸泡过的笑容,微微上扬的语调,瞳瞳做不到坐怀不乱,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。“不辛苦,你也挺轻的。”“背我很累吧……?”西门撑着头看着瞳瞳,发觉面前人的脸比酒量不好的他还要红上几分后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派对结束已经很晚了,街道上偶有零星的几辆车开过。武崧担心小青和明月两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,而大飞他们几个又喝了酒,最后索性都在武崧家住下了。“我和西门明天还有事,家离这也不远,就回去了。”瞳瞳扶起西门,先一步走出了房门。

“瞳瞳喝的也不多,就别担心了。”白糖搭上武崧的肩,露出他一贯的笑,“出去走走吗?”

·

雪依旧有条不紊地飘落——之前或许停过一段时间——不过那时大家都闹哄哄的,不会有人注意窗外的雪是不是在下。街边路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,清晰地照亮了灯下飘落的雪。它们细小,又轻柔。

晚上的风不大,雪就像慢动作一样打着旋儿飘下来,地上积了一层不厚的雪,走上去却也吱吱作响。下雪时其实是不冷的,但武崧还是被迫系上了那条红色的围巾。(其实是反抗失败了,照顾一下武崧的面子才这么说的。)

街景看起来满是孤独的气息。白糖哈了口气,白气从他唇中涌出,飘向空中。一个人面对这样的街景也许有些残忍,它会挑起人心中不愿面对的名为“孤独”的情感。就像是你看完了一本很厚的小说,书中人的结局美好又温馨,可你合上书再看看周围——空无一人,连感想都不知道和谁说。书中人的故事已经结束了,你的故事却像是才写了一个字。

白糖似乎没体会过孤独。在他的记忆里,武崧占了很大的一个地方,似乎从很小的时候,他们就玩在一起了。白糖不知道孤独的滋味,也没理由触景生情。他只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,像是韩国的恋爱电视剧。

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在这个场景下做了什么来着?白糖看着武崧冻得发红的鼻尖,不怀好意地嘿嘿一笑。

路灯下,飘着雪的,空无一人的街道上。白糖揽过武崧的腰,咬住了他的嘴唇。他们的身高差不多,亲吻时反而要方便。唇齿相交,一个湿漉漉的吻,带着温暖的意味。

“回去吗?”
“回去吧。”

两只手十指相扣,给彼此传递着温暖。

这次是武崧主动的。

一路走来,他们都看着对方。过去是,现在是,将来也会是这样。他们会紧握住彼此的手,会坚定地告诉对方。没有扭扭捏捏,也没有欲言又止,一开一合的口中诉说着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END

——

后记
#瞳瞳到底是怎么带西门回家的

西门几乎把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瞳瞳身上,两人在路上走走停停,异常辛苦。(事实上只有瞳瞳辛苦。)瞳瞳叹了口气,像往常带应酬后的西门回家一样,俯身将手放在了西门的大腿下,另一只手环着西门的腰——这么抱比较稳,不必担心西门会掉下去,也不怕调整姿势而吵醒他。

西门猫一样无意识地蹭蹭瞳瞳的胸口,露出了一抹小小的笑容。

瞳瞳:什么背着啊,公主抱才是正确方式啊。

——

完结啦,圣诞贺文硬是拖到了元旦,凑活看吧_(:з」∠)_下一篇京剧猫的稳估计会有原创啥的,也看着玩吧。子供向我就虐不起来,一虐就心疼。赶一个17年的尾巴,大家新年快乐哈。

评论(5)

热度(93)